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卧虎藏龙》融汇中西文化符号的李安,在摄影上如何体现武侠精神光影匠

《卧虎藏龙》融汇中西文化符号的李安,在摄影上如何体现武侠精神光影匠

图片说明:《卧虎藏龙》融汇中西文化符号的李安,在摄影上如何体现武侠精神光影匠,。

2001年,第73届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前夕,各种各样的细节都在表明这是一场不同于任何一届的奥斯卡颁奖礼。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李安导演的《卧虎藏龙》,获得了本届奥斯卡整整10项提名。


在2001年3月25日,73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这部由周润发,杨紫琼,章子怡和张震主演的华语武侠电影,《卧虎藏龙》最后获得包括最佳外语片、最佳艺术指导、最佳摄影、最佳原创音乐4个奖项,截止到目前为止,虽然每年都选送影片,角逐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但《卧虎藏龙》仍然是唯一一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华语电影。


不仅如此,卧虎藏龙在北美上映,一鼓作气取得了惊人的1.28亿美元票房,这也是华语电影直到今天仍未打破的在北美最高的票房纪录。




但是为什么至今为止这部电影还是华语电影在奥斯卡的唯一,这是一个相当庞杂的问题研究,我们在这里不去细说。就这部电影的情节来说,向来纵贯东西的李安,巧妙地选取了一系列意向,或者说文化符号,在东西方不同的符号系统中分别形成了完整的意义链条,将武侠与中国风格融汇一炉,将爱情和自由等放诸世界皆准的理念让不同背景的观众都产生了自己的解读。


由于这部影片获得了最佳摄影奖,那么今天我们就从摄影这个角度出发,结合电影中的各种文化符号,会碰撞出那些动人的东方意蕴,同时再来观察一下,作为一个中国人,这部西方人同样理解的东方画面与我们平时的印象又有何不同。


西方视角的中国意蕴









李安的电影成就于自己的华人文化基因,在跟西方人讲东方故事的时候,向来不吝惜使用西方的修辞技巧和言语方式。在描述《卧虎藏龙》环境背景的画面中,导演向观众展示了一个文明古国的迷人背景画面。


出现在镜头中的古典建筑,选择了皖南古村落的民居。独具特点的建筑形式和地理环境面貌呈现出别致柔和的舒缓气氛。从开篇处就形成了大量的水和水面的场景,这个与后面的很多与水有关的戏份和场景形成了前后关系。


因为水在中国的文化中是至柔也是至刚的存在,是一种兼具柔美和力量的概念。而在西方的意识中,水又是情欲与欲望的代表。这就形成了一种文化上的连结,符号上的符合,形成了很丰富的理念上的感应。而且,导演在电影中使用的色彩对蓝色和青色的处理是经典的西方视角中的中国印象的偏黄的青色。








在描绘中国文化的地理面貌时,李安的野心不仅在于书写文静雅致的水乡庭院,还有更加广阔空间和狂野氛围的山川,既有有苍茫的新疆沙漠,又有有云蒸霞蔚的武当山。在展现北京城的宏伟面貌上也是不遗余力,这与20年后姜文导演《邪不压正》中还原北京城面貌所做的努力和呈现效果来看,也不差多少。


在表现这些地域风貌的时候,摄影画面结合了每个地方的特色,在新疆的广袤土地上,沙漠,戈壁与层层色彩的风蚀雅丹,在温暖干燥的黄色中笼罩。在天山脚下的牧场,一片绿色又让人感到广袤和自由。这些最美的“风景摄影”一方面展示了中国广袤的山川地域,也用摄影解释了内敛而复杂的中华文化的地理原因,确实太多变,太不同。






在电影中,在中华文化符号的强势推出上,不只有风景和建筑,还有民俗风貌,有街头卖艺,有婚嫁迎娶,甚至是中国书法。在俞秀莲到玉娇龙家中看见玉娇龙练习书法的时候,描述到了书法与剑道的关系。在摄影上,这些内容均有一一表现,这些有代表性的中华文化符号和意向的视觉化,是西方视觉文化的东方表达,是中国文化和风景是建立在电影工业和西方视觉审美原理下的描绘,复合西方人对中国的理想形象,我们自己也感觉亲切自然。


摄影构图中的雅致再现

电影讲述的时代是古代中国,除了上述的文化符号,在摄影中无不体现着精确雅致的视觉趣味。在北京的贝勒府中和玉娇龙自己的家中。房间内精致典雅的装饰,庭院中精巧布置的花草,各种形态的窗户次第上场。


在摄影中,如何让利用这样的元素成为拍摄的焦点。我们会发现,人物在画面中会被安排在比较有特点的位置上。比如,咋圆形的门廊处,在画面中,采用了经典的黄金分割构图,门廊处于分割线上,形状是圆形的,人物主题又被安排在圆形的中间,形成绝对的视觉中心。圆形的空间又能够引导视觉的视线方向,形成了画面视觉的双重锁定。




在夜景的室内拍摄,月光与烛光形成冷暖光源色彩对比。人物在画面中心位置,光线的投影形态斑驳。人物面对的窗户造型是一种中国南方园林经常采用的形态和形式。在窗户的多边形形态中,又有着曲折复杂的内部结构,又能够联系到外面的树林和竹林,整个的画面空间立体感强,配合着复杂多变的弱光状态下的光影,透露着一种迷人的神秘感,


这种摄影造型的神秘气氛与俞秀莲的内心状态是契合的,因为他对李慕白的情和爱,现实中的顾虑与阻碍,又何尝不是像窗影般复杂和纠结。


红色是中国的代表性颜色,在整部电影都保持一个清新淡雅色调的同时,有些场景的红色在摄影中经常表现出挑。比如在玉娇龙逃婚的画面中,导演采用了居中构图的方法,强调人物内心的状态和情绪。同时,在婚礼中,红色成为主旋律,并且在红色的色调调整上,增加了饱和度,这样的红色极大的渲染了整个逃婚过程的情绪,让整部电影的情绪基调也到达了高潮。


其实,能够形成独具个人风格的影片色调,无不是大导演们的追求。即便是不能形成代表性的色彩,也希望能够在这方面做到更多。下方玉娇龙在新疆逃跑昏倒在戈壁上的一个镜头,黑色深色的隔壁一望无际,死寂一片,身着白衣的玉娇龙昏倒在地,这种色彩对比与大面积留白的方式与黑泽明的《》中的画面相似,空旷唯美。




武林与摄影

摄影中对于拍摄武打和功夫,经常使用居中构图和俯视角度。这样拍摄一方面是可以突出人物和动作,另一方面也是从不同的角度展示功夫动作的美感。


章子怡扮演的玉娇龙是武学奇才,在电影中的多场打斗镜头中,出现很多居中构图的画面中心的武术姿态和动作。在与俞秀莲的翻脸之后的打斗中,俯拍视角将二人的武打动作全景拍摄,整个动作状态快速而优雅,好像在拍摄舞池中舞蹈的人物。


不知道是不是章子怡在这部电影中的出色的功夫表现,在后来王家卫导演的作品《一代宗师》中,他成为了功夫世家大小姐宫二,又一个功夫了得的大侠形象。在角色选择上,或许是没有人更适合章子怡了,因为,他在《卧虎藏龙》中的表演,在野心、自负、灵气和性感上,确实可圈可点。






对中国功夫和武侠的拍摄最为经典的是拍摄于浙江安吉竹海的那场竹林大战,这个摄影镜头可以被写进世界电影史的经典镜头里。一方面在色彩上,竹林翠绿清新,山中天青云淡,画面中两个功夫高手的对决,身着灰白服装。另一方面了得的轻功让两人在竹林中忽隐忽现,上下翻飞。构图中如设色水墨画一样,在画面中经营着人物的位置和背景中的竹林。


与此同,作为东方观众,这场竹林大战,是一种晓之以理,是一代大侠对武功奇才的惩戒与规劝。然而在西方观众的眼中,或许这场竹林大战是性,是意乱情迷,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挑逗和厮杀。竹子在柔软与刚强中反复,两人的关系也在这种纠缠中反复拉扯。






那些光影与光色

摄影拍摄,用光是基础,电影中的用光是摄影用光的高级版本,是摄影拍摄用光的良好参照系。画面中的夜景场景拍摄,在弱光条件下,也能够形成正常光影结构,在受光和投影上,都有正常的光影表现。在夜景的室内拍摄,为了不让昏暗的室内空间感变弱,在影子的使用上,摄影师使用了复杂的投影的结构,这样的拍摄不仅能够丰富画面的层次细节,还能丰富画面中人物的情绪表现。






摄影光线在使用上,除了色、向、质、强几个因素之外,光线的范围也是重要的性质条件。比如光线大面积均匀分布,就会感觉没有主次,比如在户外晴朗天气拍摄照片,画面中的景物和人物看起来没有特色,较为平常,但是我们似乎对夕阳和草原上的区域光更感兴趣。


那么,在电影中,玉娇龙蒙面盗剑,使用的光线是打在脸上的区域光,这个局部的微弱光线,照亮了一只眼睛,隐藏了其它信息,在视觉上形成了心理上的暗示,一种神秘感油然而生。所以在摄影拍摄中,老生常谈的用光,其实不是找普通的光线,而是用心去营造不一样的光线。


光线有强弱也有颜色,我们眼睛能够看见的色彩其实就是可见光线的色谱和反射。所以在摄影画面中,营造光线的色彩和光线的其它特性是同样重要的。摄影画面吸引人的最基本方式就是制造矛盾冲突,制造各种的对比。色彩作为画面构成元素,同样适用这个原理。


色彩的对比最基本的,是冷暖对比,影片画面中,最常见的就是夜景拍摄中的冷暖对比。闺房中的烛光与月光,室内的烛光月青色的月光形成的冷暖对比,能够增加视觉上的差异性,也是电影和摄影最常见的色彩对比手段。


在最近比较流行的摄影后期调色中,青橙色调就是利用青色和橙色的两种色彩的对比,弱化其它色彩在画面中的表现,形成的一种电影画面感极强的色彩调性。




经典的构图方法

每一次在最后一部分我们都要说一下案例影片中的摄影经典构图。那么《卧虎藏龙》,又有哪些呢。


1.框线构图


影片中使用了大量的框线构图的拍摄构图方法,或许是由于我们文化中的条条框框太多,我们的风景园林中还要讲求很多条条框框,就非常容易找到这样的构图元素。


李慕白在竹林的庭院中对话,导演营造出了一个巨大的方形空间,人物在里面,框中的竹林好像投影投在墙壁中一样,内外两个空间,暗示了两个主人公之间对情感的克制与压抑。




2.居中对称构图


对称构图是我们文化中的经典审美取向。这样一部拍摄中华文化背景的影片怎能缺少这个构图形式。在两个女主角多次交手的画面中,居中对称构图展示出两个人的势均力敌,相互交锋。两个人在视觉上,形成了平衡感。


3.留白


在电影最后玉娇龙从武当山跳下,画面形成了巨大空间,这种构图就是常说的留白。“留白”,是我国传统艺术的重要表现手法之一,被广泛用于研究中国绘画、陶瓷、诗词等领域中。留白就是在作品中留下相应的空白,在文学作品、绘画和话剧上都有留白。


在电影中,这个留白的场景复合了最终在人生终极意义,爱情和江湖狭义等爱恨情仇的态度和观点,需要放在大的空间里去感受。无论是书法,绘画,文学,都有留白的这种营造方式,电影最后的留白构图,也给观众在最终的解读上留有空间。


总而言之,李安的《卧虎藏龙》用摄影的理解与写实主义,呈现了一个最接近真实的江湖。他在摄影上挖掘电影在画面的最大的魅力,在他的其它作品中,也还在持续的发掘摄影影像的力量。


这就是今天的内容,细喜欢的同学不要忘记关注、转发、点赞,有什么想说的可以在评论区交流,咱们下次见。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av成人黄片网站_成人女优电影在线观看_成人影院无码专区--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卧虎藏龙》融汇中西文化符号的李安,在摄影上如何体现武侠精神光影匠

文章地址:http://www.shiteiLike.com/article/19.html
有关热门【《卧虎藏龙》融汇中西文化符号的李安,在摄影上如何体现武侠精神光影匠】的标签